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亲情 > 热门标签:
【亲情】夹缝中的孩子
摘要:
妈妈对奶奶长年累月的抱怨,在儿子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看似一场婆媳大战,夹在中间的孩子才是最大的牺牲品。

  婆媳是天生的仇人

  消息是周一下午得到的,带话的人是秦虹住老房子时的邻居薛阿姨。她煞有介事地劝导秦虹:“小秦,老人毕竟是老人,有什么不对你要多担待……”一听这话,秦虹的气立刻顶到了嗓子眼,正想争辩时,她又说:“只要能让她见一眼老二,今后这家什么都是你的。”

  这一下,秦虹的思想抛了锚,腔调跟着也变了:“老太太还有什么?我早就不贪图她能给我什么了。”“城中村改造,她也拿到了三处房产,你家两儿子,今后用房子的时候多着呢!”

  秦虹无言地放下电话。用房子引诱她低头的人,也是自己恨透了的人。在她心中,自己倾世的美丽沦落到只能在旧社区里开一家小理发店,都是拜这个极品婆婆所赐。婆媳俩的矛盾从大儿子李天泽出生开始。那时,聪明美貌的秦虹是公交总公司的工会干事,工会主席看上了她剪发烫发的手艺,就在公司里开了个小理发馆让她经营。理发馆收入不错,秦虹一下子有了钱,说她傍大款不正经的流言蜚语也多了起来。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个体户”是不被人们认可的职业。尤其是开理发店,是被人看不起的。丈夫李民还没往心里去,婆婆先不干了。她跑到秦虹店里闹了好几次,又是扔东西又是破口大骂。

  在撺掇儿子跟秦虹离婚无果后,婆婆拿出了撒手锏。她把秦虹不到半岁的儿子李天泽抢到了身边,刚开始秦虹没在意,生意忙,有人照顾儿子也好。但在儿子吐出第一句完整的话时,秦虹惊呆了,他说:妈妈是婊子。

  抢儿子的战役打了5年。因为没栖身之地,秦虹只能赖在婆婆城中村的家里。5年后,单位分房,秦虹拼死拼活赖下了一套,带着失而复得的心情来接孩子。哪知道,儿子第一天就闹起了绝食,闹着要找奶奶。绝食第5天,孩子被丈夫送回去了。

  儿子的决绝彻底激怒了秦虹,“既然他要走,我就当没这个儿子。”

  这也是她在35岁时又添了老二的一个原因。老二李天赐今年7岁了,每天腻在秦虹身边,嘴巴要甜死人,他没见过奶奶,只在秦虹没完没了的唠叨中,知道那是个欺负妈妈的老太婆。

  现在,婆婆病重,以房产为条件要求见见二孙子,要他陪自己走过最后的人生。

  对于仇人的两种态度

  接到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李天泽破天荒地回了家。秦虹以为是来看自己的,张罗了一桌子好菜。

  李民也很高兴,父子俩两瓶啤酒下肚,话匣子都打开了。李民是个软脾气的男人,家里两个强悍的女人,他谁也拗不过。因为大儿子的问题,他和家人的关系也生疏了,只能偶尔背着秦虹回家看看母亲。

  “妈,奶奶快不行了,你还是带弟弟回去吧……”聊了一会儿李天泽就转入正题。毕竟上了大学,李天泽的一番话带着教训她的意思,这么多年,他还是护着他奶奶。秦虹想起了过去婆婆拒绝她看儿子的场景,她在屋外哭成了泪人,婆婆依然无动于衷。所以,生了李天赐,她也不要婆婆见这个孙子一面。她放下筷子:“你要是这样说,我可要跟你掰扯掰扯……”婆婆的罪状,她掰扯三天也掰不完。

  “妈,你别再逼爸爸逼我逼大家了,何必把这个家搞得鸡犬不宁?过去的事情,我和奶奶都已经不和您计较了。”儿子却打断她的唠叨,连丈夫也用无奈的眼神望着她。秦虹蒙了,她又想起了李天泽小时候的那句“妈妈是婊子”。表面上他对她是尊敬的,但实际上他只跟他奶奶亲,祖孙俩只要一个眼神,就惺惺相惜。

  “让我原谅她,除非她死了。”秦虹当着儿子的面嚎哭起来。

  “好吧,您就难为着我爸难为着我吧!”儿子扔了啤酒瓶,夺门而去。

  这时,李天赐替秦虹擦去眼泪:妈,你还有我呐!只一句,又说得秦虹泪水涟涟。

  虚以委蛇的儿媳妇

  治气归治气,现实里还得妥协。一周后,她带着李天赐去了婆婆家。昔日灰旧的城中村已经改造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社区,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比自己那个小区漂亮百倍。

  大姑子李静带着她来到了婆婆的床前。多年不见,婆婆已经瘦得皮包骨,饱满的脸颊深深凹陷下去。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并不太好受,忙把李天赐推了上去,要天赐叫奶奶。

  李天赐眨巴着一双机灵的眼睛,望着床上骨瘦如柴的老人,一声不吭。大姑子在旁边打着圆场:怕生,以后就好了。又扯大了声音对床上的婆婆喊着:二孙子来看你了,高兴了吧!

  老人艰难地抬起了胳膊,用她长满老年斑的冰冷左手去握李天赐的手,在秦虹的干预下,李天赐终于没能缩回手。

  回到客厅,李静给秦虹倒了一杯茶,拉起了家常,话题围绕着给老人养老的问题上。原本李家兄妹三个,但大儿子李勇在两年前去世,留下一个女儿,能给老人养老的就只有李静和李民。李静认为,虽然大哥没了,但遗产也不能没有他的份儿。不过现在秦虹能领天赐来,她也很感动,所以她主动放弃继承权,把自己那套房子让给李民,前提是今后秦虹每周至少要来照顾婆婆4天。

  秦虹没有当即答应,只说考虑一下。在带着李天赐回家的路上,秦虹又向儿子唠叨起来:“你姑本来就不缺房子,看起来是吃亏,还不是看着要干活了就往后退。”本是一句无意的话,李天赐的眼睛却被气得鼓了起来。在他成长的某些瞬间,已经被这样的话激怒过无数次。他贴在母亲的肩背上,暖暖地说:“妈,你不用理他们,等我长大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有小儿子这句话,秦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为他赚下这套房子,与之相比,伺候婆婆不再是什么难忍的事。

  消化不了的恨

  或许是婆婆再也没有过去的犀利,抑或秦虹也认识到自己过去的错误,总之,从开始照顾婆婆起,她的生活秩序被彻底打断了。

  原本她是恨的,恨婆家所有的人,但生活很奇妙,当她要频繁地与婆婆接触,与大姑子和嫂子朝夕相对后,曾经的恨渐渐地淡了。这段时间,时而昏睡的婆婆稍一清醒就给她传授与李天泽相处的办法: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第一次与异性约会在什么年龄……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对大儿子的了解少之又少,婆婆这些年其实替她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一段大家庭生活,让她重新有了融入感。在她忙不过来时,嫂子和大姑子也帮了不少忙,替她接天赐放学,帮她为一家人准备晚饭。当然,她们的缺点也没法改,比如吝啬,在金钱上不吃亏等等。

  这些她也都懒得计较了,在一个屋檐下,哪有舌头不碰牙的。但她越来越发现,过不去的人,偏偏是李天赐。

  曾经与她一个战壕的李天赐,对这个大家庭带着天生的敌意。原本被李静接送了几次,已经对这个姑姑产生了感情的李天赐,又在秦虹与大姑子为取暖费该由谁来交的问题上争执后,也跟李静翻起脸来。后来,大人间的事解决了,李天赐却仿佛没跟上节奏,好几天都闷闷不乐。

  秦虹只好对李天赐说:咱就是跟她们混着过,别太当真,等你奶去世了,也就断了。小家伙似乎看到了母亲的态度,虽然不太能理解,也起码知道,妈妈跟姑姑的情谊是假的。

  事情就发生在这真情假意间。

  从家庭矛盾到家庭事故

  李民赶上一个月的夜班,晚上陪伴老人的事,只能由套房子,与之相比,伺候婆婆不再是什么难忍的事。

  大姑子一家代班。一个月还没过半,熬出了黑眼圈的大姑子夫妇,在家庭会议上说到这件事。

  “这样下去可不行,熬上一个月怎么能受得了。”大姑子一张嘴就带着火药味儿。

  “我们可以搬过来住,但你们要把老太太的房产尽快过户。”秦虹终于把最终的诉求说了出来。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这当中找到一丝安全感。大姑子的脸已如寒冰,一把筷子啪地扔在桌上,“你是在分遗产吗?妈还在呢,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你一句我一句,互不相让间就把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都抬了出来,嗓门也大了,脸也红了。争吵得不可开交之时,秦虹突然把李天赐推到了前面,指着他对李静高喊着:这是李家的孙子,你生的孩子姓李吗?

  李静看秦虹摆出儿子,伸出手来想拨开李天赐。哪想这一拨却令李天赐起了疑心,以为她要伤害妈妈。他像一道屏障挡在妈妈身前,把桌子一掀,满桌的杯碟哗啦啦地掉了一地,他顺势举起一只碗,向姑姑的头砸去:“让你们再欺负我妈……”

  李静的头上冒出了鲜血,房间里一片大乱,李民抱着姐姐冲下楼去,秦虹有两三分钟呆若木鸡。当她清醒过来,望着仍旧鼓着眼睛、红着脸的儿子,吼道:你这是干什么?

  本是一番好意的李天赐,发现没被理解,嚎啕大哭起来。秦虹却顾不得痛哭的儿子,跟着丈夫跑向医院。

  李静缝了三针,当病房里所有人都知道这项事故的始作俑者是不到10岁的侄子,都把目光投向了秦虹,秦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晚,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从李静的病房走出来,想起自己刚刚的一番忏悔:这个儿子,我没教育好。她明白,真正的善后还在后面。让儿子们都回到原本的位置上去,不再夹在亲人们的权利争夺战中,也许,那才是让他们幸福的位置。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