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 > 婚恋 > 热门标签:
婚恋:再见前男友
摘要:
她期待与旧爱重逢,给她琐碎的主妇生活增加点乐趣。绕了一圈,却只能回到原点。

  W的约会邀请

  美国东部时间早上10点30分,林太太起床了。下午3点半在中城的亚洲协会,W将有一场有关大陆出版业现状的演讲。

  W呀!林太太在心里拖泥带水地呻吟。

  “梅:方便的话我想见你一面。W。”两天前W给她的电话留言,林梅已反复听了十来遍。

  林梅深呼吸,有可能重续旧情吗?那个她曾疯狂爱着的大学初恋情人,如今是何模样呢?他千万不要胖呀,胖了他优秀的臀部就失去魅力了。

  不过,已为人妻为人母的林梅,也早非面色清凉的大二女学生了。

  林梅36岁,她老公林平40岁,二人结婚8年,有个6岁的儿子。林平是上海人,擅长做菜,精于算计,是华尔街一位年薪11万美元的会计。当初林梅就是被他一个大男人热爱厨事的精神以及在猜价格的电视节目中从不失言的准确度感动了,于是谈婚论嫁。反正女孩子终归是要嫁人的。

  有了儿子后,林梅就做了家庭主妇。书读至硕士,最终结局仍然重归母辈老路,林梅轻轻一摇头,一叹息,或多或少替自己惋惜。但继续工作,太累人了。

  不过,做家庭主妇,时间一长,也容易倦怠。林梅对伺候老公、儿子吃喝拉撒睡的兴趣直线减低,更烦一日三餐的家务,尤其洗碗,边洗边生出人生荒芜之感。到中国餐馆买熟食,到肯德基、麦当劳吃快餐,然后靠在沙发上,看看美国CNN的《新闻联播》,然后上床睡觉。

  这样的生活规律、守法、平静但没有未来,甚至一眼看到了尽头──攒假期,去旅行花挣来的钱,换大房子,换更好的车,把孩子送入私立的贵族学校。难道就这样吗?尽头里的她落寞,粗糙,快接近死了。

  风韵犹存的少妇

  林梅打电话给林平:“我要去看W。”

  林平仿佛开玩笑地说:“你别又一见钟情了。”

  “我只想看他长胖没有。”

  对这次重逢,林梅是有期待的。出门前,她化了精致的妆,洒了兰蔻的Poem香水,她喜欢那清淡又神秘的气味。她穿了红裙子,套上了奶白色的靴子。呵呵,虽然微胖,却不失为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

  林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中年人的生活不能没有刺激,尤其是女人。当然,女人可以不爱,其实这并不可怕,至少没有爱可怕。爱情就是病态,非正常行为。

  她想起大学时疯狂爱着W的时光。

  大学二年级,林梅被猖狂、留着长发、擅长写诗,并且生就一副好臀部的W迷得神魂颠倒。W的女人缘在学校众所周知。当时追他的女同学至少三位,但他只称林梅是诗歌女神,引领他的缪斯。他们做一切能做的事。她甚至荒谬地为他自杀未遂过一次。

  也许这段感情太过激烈和浪漫,双方都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在临近毕业的炎热七月,W对她不冷不热,林梅知道覆水难收了。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信息